300冊読破レース22冊目「中国死刑问题的社会学研究」読了

死刑存废争论已经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此书从人道性,遏制力,刑法,传统观念等角度分析死刑存废问题。下面阐述此书的观点以及我个人的观点。
首先考虑死刑的人道性。死刑是否人道成为死刑存废争论的焦点。死刑的存在侵犯了人的生命权。人的价值中,人的生命价值无疑是首位的。只要有死刑存在,人的生命就会有被侵犯的危险,这就是对人生命的价值不尊重的体现。另外,死刑彻底剥夺囚犯重新做人的机会。人道主义主张刑罚应当宽和。死刑的存在,反而与人道主义所要求的刑罚方式不相同。
其次得考虑死刑是否有遏制力?社会上死刑是否起到预防犯罪的作用?此书所展示的例子都表示死刑的存在并不意味着能够降低杀人率。比如在有些地区,死刑存在时期与死刑废除之后,犯罪发生率几乎没有变化。有的地方甚至出现恢复了死刑,杀人率反而增加了。这样的结果与死刑的遏制力背道而驰。就是说,刑罚的严厉性与其威慑力不能成正比。
就死刑的遏制力问题,有一个观点值得考虑。死刑的创设者无疑是死刑保留论者。否则他不会创设死刑制度。那么,他应该展示死刑存在的好处。就是说,保留论者有取证的责任,他们应当证实死刑的存在能够起威慑性作用。书中一个笔者提出,死刑存废的取证责任在于保留论者,而不在于废除论者。保留论者展示能够说服所有人的证据才能主张保留死刑。然而书中的种种证据都否认这一假设。
第三,此书还讲述中国刑法上曾发生的改革。笔者介绍以前发生的几起冤案,阐述其发生的缘故。
按照我的了解,在中国,死刑案件有一审,二审以及复核程序。复核程序是为了防止冤枉无辜,人民法院对判处死刑的案件进行审查核准的一道特殊的诉讼程序。就是二审和复核程序的相互独立才能起到防止冤案的发生。以前,只有最高人民法院拥有死刑核准权。死刑核准权是指对判处死刑的案件依法进行再一次审查并决定是否判处死刑的权利。可以说,死刑核准权是最后决定被告人命运的生杀大权。问题是,后来在中国死刑核准权的归属变得不明确,法律上有矛盾。
长期以来,中国存在死刑核准权的双重制度,死刑核准权是由最高人民法院和高级人民法院共同行使的。其原因在于以前最高司法机构决定将死刑核准权授权高级人民法院。死刑核准权的下放导致死刑案件的侦查与审查程序上出现证据不足,现场笔迹不足,下降了复程序的质量。最严重的问题是二审程序和死刑复核程序成为合二为一。原来死刑案件二审是由高级人民法院行使的,但将死刑核准权授权高级人民法院后,二审和复核程序成为合二为一,意味着实际上死刑复核程序的消失。
后来,死刑核准权回归到最高人民法院。因此,死刑核准权的问题已定居。
最后,此书还讲述中国废除死刑的可能性。在笔者看来,目前这种可能性不大。但在国内呼吁废除死刑的呼声越来越高。中国废除死刑首先得把西方的人道主义纳入到中国社会上。作者认为,西方国家所主张的人道主义是以个人为主的。而中国也长期以来拥有尊重人道的观念,但儒家的观念所关注的是人只有按礼义道德去做,才具有人的价值而成为人。近代的人道主义强调以人为中心,而儒家强调以礼仪道德为至高无上。这些不同之处很可能导致至今为止中国不太容易接受废除死刑的观点。另外,不能忽视中国一直有杀人偿命的观念所引起的作用。
接着,就死刑制度,我阐述我个人的观点。
我反对保留死刑。一直希望早日废除死刑。理由如下。
第一,我认为,人没有权利剥夺他人的生命,无论罪犯的罪行多么残酷。报复心理不会产生良好影响。
第二,死刑的存在总是意味着有冤案发生的可能性。过去也许多人因刑法上的审查不足,刑讯逼供而无辜的被判处死刑并最后执行死刑。有些人最后昭雪,但他们所失去的时段与所受到的无法测量的损失由谁来弥补呢。
只要有冤案的可能性,我坚决反对保留死刑。
第三,得考虑执行死刑的人们心理上所受到的伤害。我认为这也是违背人道主义的一点。只要有死刑的存在,有些人不可避免的亲自执行最后审判。而大多数人不考虑这些人所受到的折磨去主张保留死刑。
看完了此书,我对中国与日本的刑法产生了兴趣,打算进一步研究二国这方面的情况。
◆◆◆◆
「中国死刑问题的社会学研究」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22页
18万5千字

最初のコメントをしよう

必須